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尉迟墨明显一怔,被宗政扶苏一口呛住。

    一旁一贯冷静的蓝候反倒没沉住气,冷声道:“恭王殿下这话说得不对!乐嫔娘娘所生,那便是陛下的儿子。既是陛下的儿子,那就是太子殿下的手足,怎么能说没有关系呢?!”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宗政扶苏浅浅一笑,唇角一勾,嘲讽出声,“德妃娘娘在天之灵,知道太子殿下认别的女人的儿子为手足,想必很是欣慰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蓝候气得两眼发直。

    “本王怎样?”宗政扶苏反瞪了他一眼,“乐嫔产子,太子殿下出于关心,前来探望,尚能理解,但此事与蓝候你有什么关系,你跑到这儿来,当真不是看热闹么?!”

    “本侯……本侯做事不用你管!”蓝候被人戳中痛处,尴尬不已。

    三人争执之际,宁帝一脸阴沉,携沈昭瑜等人一道出了长乐宫。

    沈昭瑜泪光盈盈,当即跪倒在地,咬唇道:“陛下!臣妾冤枉!臣妾冤枉啊!这送子汤是从臣妾的昭阳宫送出去的,臣妾纵使有再大的胆子,也不敢在送子汤里面动手脚!这不是自讨苦吃么?!”

    “昭瑜,朕也想相信你,可是那送子汤是朕与你一道熬制的,又是由乐嫔的贴身宫女送入佛堂,最后那佛堂的钥匙也是送到你手中保管的。不是你的动的手脚,难不成是朕动得手脚?!”宁帝面色一沉,一脸冷肃。

    “没有!臣妾没有……臣妾真的没有!”沈昭瑜不停摇头,眼泪挂了满脸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将昭瑜押入大理寺,候审!”别的事都可以轻饶,可宁帝对乐嫔腹中的孩子是寄予厚望的,自然轻饶不了!他大掌一挥,便冷眼瞪向身侧的李德安!

    李德安吓得双腿发抖,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这时,宗政扶苏缓步上前,清冷出声道:“陛下,这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扶苏,你来得正好!”宁帝眉头一皱,递了个眼神给身侧的紫凝道,“你去,将剩下的半碗送子汤拿给扶苏看看,看看里头到底放了什么鬼玩意儿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紫凝毕恭毕敬地弯了弯身子,随即将送子汤递到宗政扶苏跟前。

    宗政扶苏长袖一拂,将那送子汤放在鼻尖闻了闻,便放回原处,冷声道:“里头加了血红草,会致使乐嫔娘娘大出血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和恭王妃说得一样!”宁帝冷哼出声,额上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沈昭瑜忙道:“陛下!臣妾是冤枉的,有人故意冤枉臣妾!”

    尉迟墨听了,忍不住在一旁火上浇油,“冤枉?贵妃娘娘这话是什么意思?是说恭王妃和恭王殿下联手冤枉你么?!”

    “怕是不行吧!”蓝候冷哼出声,“恭王妃这些日子都住在玉华台,而恭王殿下从未进过后宫,两人没有见面,如何串通说辞来冤枉你?再说太医院数十名太医,这送子汤有没有问题,让太医们一个个地尝,总归能验出个所以然来!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尉迟墨不由摇头,转头望向宁帝,弓着身子道,“父皇,宫中早有传言,说贵妃娘娘与恭王妃不合,看来并非空穴来风!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